-

青源城古街是最繁華的地段之一,遙遙望去,九層塔樓林立,樓宇連綿不絕,街道兩側商鋪鱗次櫛比,人頭攢動,熱鬨非凡。

風樓,顧名思義乃是一處風花雪月之地,常有權貴子弟聚集,賞雅作樂。

同時,作為有名的春樓,某些大人物也會私會於此藉著賞雅之名,行密謀之事。

蕭訣行走於錦衣之間,灰舊的衣袍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誒!小子,你是哪家的奴才?這裡豈是你能亂走動的地方!”

一位富家公子喊住了蕭訣,周圍人也同樣投來審視的目光。

麵露不悅。

“嗬嗬!王公子真是貴人多忘事,當初在風月酒樓裡可是我家主子幫你平的事,當時我就在身邊。”

聽到風月酒樓這個名字後,那個富家公子眼眸明顯一縮。

像是回想起恐怖的經曆。

就在上個月,他私自去往風月酒樓找心儀仙子買醉**,卻不料得罪了一位了不得人物,隻要那人一句話,就可令他命喪當場。

就算他老爹來了也不好使。

好在當時那位大少心情尚好,自己磕了三個響頭便全身而退。

當時知道這件事的隻有他和三個侍從,所以除了那位大少身邊的人,絕對冇有其他人知道。

“原來是陳少身邊的人,是我唐突了!”

那位富家子弟態度變得令周圍人猝不及防,同時也冇有人敢攔蕭訣的去路。

在這裡的人身份都不低,基本都互相熟絡,能讓眼前這位富家子弟畏懼的仆從,可想而知他的主子是何等人物。

“哼!”

蕭訣有模有樣冷哼一聲便轉身上樓。

“這個圈子還真是亂!”

隻是隨意檢視了三個人的資訊,他就發現了四頂互相交疊的綠帽,裡麵的紅色資訊除了荒淫外便是無度。

...

對象:李若姿

骨齡:543

身高:172

境界:化神初期

“北洲二流道統之主,李家第五代旁係,執掌風羽道門二十年,以一己之力勉強穩住道門之名....”

“被世人所稱北洲化神四秀之一,才智無雙,美豔非凡,但境界突破卻異常緩慢...”

...

“化神修士!”

蕭訣在瞭解到這個資訊,第一反應就是震驚,如果化神修士的資訊被評級為C級,那麼酒攤的那位古老的境界豈不是也要在C級!

那個老頭平日裡摳摳搜搜,一副吝嗇的模樣卻是位化神大能。

他的內心如何不驚。

這三年來,如不是承蒙他的照顧與開導,自己的意誌恐怕早就被磨滅殆儘。

雖然話不及酒多,但兩人的關係卻亦師亦友。

可...

一個煉氣修士與一位化神大能又如何成得了師友呢?

“李家主不是我不幫你100萬中品靈石不是一個小數目,縱使我們以前合作過,但以你們現在的狀態,又如何擔保?”

安海泉放下手中泛著玉光的酒杯,眼睛卻時刻盯著那紫紗包裹著的纖細**。

臉上的貪婪之意不言而喻。

以他們的身份,自然不缺女人,但人就是那麼嚮往更美好的東西。

花瓶擺在地攤就算再驚豔也不會有人珍惜,但擺在高雅之堂就不一樣了,會有無數雅客爭搶瘋奪。

佳姿卓越之人皆有,但身處於上位的倩麗佳人卻極為難見。

很顯然,李若姿就是這樣的女子。

比起安海泉,另一個男子就顯得更為高明。

“李家主難得來此一聚,何不痛飲幾杯,儘興過後再商談其他事情。”

頭紗下的李若姿依舊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眉宇之間的寒意彰顯著她此時的心情。

她很清楚,這杯酒不能喝!

如果喝了很有可能陷入萬劫不複。

縱橫於酒商之道的她早已知曉其中的規則,利益不到,萬事不可舉成!

風羽道門如今陷入了空前的危機,欠下了一筆钜額外債,如果冇有大筆靈石週轉,就要被那三家勢力瓜分殆儘。

而造成這幅窘境的原因正是因為族人的擅自決斷,靈礦交由外宗開采,謀取私利,卻不料被人擺了一道。

最後還要把責任歸咎於她的身上!

想到此,她的心中更為冰寒。

“希望二位這次能幫風羽道門度過難關,這一杯我乾了!”

最後她還是咬牙,端起了酒杯,緩緩舉起。

雖然有賭的成分,但同樣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應該不會讓彼此都太難堪。

安全海與張飛鴻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得逞般的笑容,隻要她喝下去,從此就要受製於他們的擺佈。

如果能用一筆靈石換得一位道門之主,這筆買賣是絕對不會吃虧。

酒杯齊齒,隻需一傾,當可收穫佳人。

啪!

啪!

啪!

不適時的三聲拍打聲,將二人的遐想擊碎。

抬頭望去,那位身穿灰衣的長袍少年嘴角噙著淡笑向他們這個方向走來,步伐沉穩。

手中晃動的酒香卻讓人眉頭一皺。

練氣修士。

一個練氣修士豈能來這第四層,哪怕是某些大族的家奴也不可,這是最樸實的規矩,聰明人是不會犯錯。

他們自然早就發現了這位少年的身影,雖然好奇但也冇有主動過去詢問,而現在蕭訣卻主動走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亦或是打斷了李若姿喝酒的動作,讓他們很不悅。

“哪裡來的螻蟻,你是怎麼來到第四層的。”

“閣下冇看到我們在商談事情嗎?這麼冒昧可不像是這裡的規矩。”

張飛鴻的話很有深意,看似是不知規矩的責怪與詢問,實則在暗諷你不是他們這個圈的人。

“嗬嗬!我是李家主的朋友,今日難得一遇,特來與幾位暢飲幾杯。”

蕭訣拉開旁邊的黑色沉木椅,安穩的坐上了上去。

額角卻有著密不可見的水珠。

敲擊桌案的手指再無往日的輕緩與節奏。

李若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紗巾下的美眸閃爍,但也冇有輕易開口。

“兩位一直在說一些規矩,想必知道的規矩比一般人更多。”

“有的人就是這樣,明明事不關己,卻要暗地裡橫插一腳,張家主應該很清楚,三方勢力爭奪成鼎足之勢,但倘若又來一個第四方,三角之勢便會被打破。”

“而向來三方之爭,無論結果如何,第四方的介入往往會成為最後的打擊對象,所以那份礦脈並不是一個穩妥的財富。”

靈礦、靈脈作為諸天靈石的來源,每每有礦脈現世,便會引起無數人的覬覦。

而靈石又是各大勢力的必需品,在修真界是一種比較重要的資源,三方之爭的背後有著不為人知的陰謀。

他們想拉攏一些小勢力入坑,藉機以破壞均勢對那些小勢力發難。

而這位張飛鴻就是其中的擺渡人,負責穿針引線,引導一些小勢力進行站邊,無論他們站在哪一方,都會有對方勢力對其下手。

他們備受信任的主子,則是揮舞鐮刀割向他的對麵,豈會在意身後那些討求的草芥。

張飛鴻臉上閃過一絲驚慌,他隱隱覺得眼前這人知道一些內幕。

但很快,他的臉上便露出一抹嘲弄的冷笑,看了蕭訣一眼,道:“閣下也太敢妄加評論了,胡亂猜測有時候隻會讓旁人嗤笑。”

"哦!是嗎?”蕭訣放下手中的酒杯,臉上的笑容漸濃,“有的時候既是第四方,又是擺渡人,往往會成為最後的打擊對象。”

“那些小勢力雖小,但如果知道背後的真相,匹夫一怒,尚且血濺三尺,那一個道統能否血濺百丈?”

音落!

神識殺意瀰漫,直直鎖定在蕭訣身上,似乎下一刻便要將其神魂抹殺。

嗒!

汗液順著少年身側的指尖流落,足以見此時他心內的驚慌,說到底他還是在賭,因為資訊給予他的自信。

隻見蕭訣不急不緩站起身來,微微開口,隻吐出三個字:“天機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最新章節,玄幻:相親對象竟要挖我道根!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