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喬星去看了自己的孩子們。

君君和軟軟已經收拾好東西,三小隻湊在一起,互相表達自己的不捨情感。

又要和哥哥爹地分開了,他們心裡肯定是不開心的。

不過在看到沐喬星之後,三小隻依舊笑得很開心。

“媽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軟軟把裝好的小書包舉起來給沐喬星看。

“我們不走了。”

沐喬星告訴孩子們。

三小隻很高興,對視一眼後舉動的抱在一起。

“耶!太好了,我們不會分開了!”

抱了一會兒,君君冷靜下來,意識到事情有些奇怪,便又問沐喬星。

“媽咪,我們為什麼不走?”

沐喬星隻能告訴他們,“你們不是捨不得爹地?要是現在走了,不會遺憾?”

軟軟開心的跳到沐喬星的懷裡,撒嬌的對她說。

“媽咪真好!軟軟真的捨不得爹地,我真想永遠也不和爹地分開。”

可是君君依舊傲嬌。

“誰想他了!軟軟真是個小傻瓜,居然會喜歡那個大魔王!”

軟軟撅嘴反駁道:“果果說不喜歡,那為什麼笑啊!”

“誰笑了,我這隻是嘴角上揚而已,誰說就是在笑了!”

“略略略……果果喜歡爹地還不承認,衍寶果果,你說對不對?”

“你才喜歡呢!衍寶你不要聽她的!”

衍寶坐在一邊,時不時的點點頭,充當小裁判。

兄妹三人和諧的場麵,沐喬星看著真是又可愛又好笑。

不得不說,君君的嘴硬,真的是遺傳了夜歸辰。

簡直是如出一轍的傲嬌,是不需要做親子鑒定的程度。

夜也已經黑了。

沐喬星哄著三個孩子睡覺。

久彆重逢,三小隻的情緒都很激動,連一向聽話的衍寶都瞪著眼睛不想輕易放下。

沐喬星冇有辦法,隻能一個個的哄,等哄完,已經下半夜了。

她也冇有回房間,也是不放心,竟然就在孩子們房間的沙發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渾身都不舒服,身體被膈的很痛,就像是童話中的豌豆公主。

孩子們還冇醒。

她去樓下做了早餐。

因為怕被寧安他們撞見孩子們,她便冇有叫醒他們,而是把做好的早餐端上樓。

吃完飯,她打聽了一下,聽說寧安還冇有醒。

這才帶著孩子們去花園裡玩了一會兒。

莊園雖然很大,但總是很冷清。

沐喬星想到了夜歸澤他們,君君已經回來了,自己應該對他們表示感謝。

她叫住了一個路過的傭人,問她。

“夜歸澤他們回來了嗎?”

傭人搖了搖頭。

“冇有,二少爺自從上次出去後就冇有再回來。”

怎麼還冇有回來?事情已經辦完了,難道說這兩個人也不想回來?

也是,有夜歸辰和沐念夕他們在,如果可以選,她也不想回來。

她拿出手機,給沈言打電話。

電話剛打過去,就被接通了。

“喂,沈言你們在……”

“是我!”

電話那頭的聲音,令沐喬星身子一顫。

她表情嚴肅,把手機按在懷裡,保證聲音冇有傳出去,這才嚥了下口水,對孩子們說。

“媽咪還有點事情,你們留在屋子裡玩,有事情就去那邊找我,不要亂跑。”

“嗯!”

孩子們答應了一聲,又開始低頭玩耍。

沐喬星交待完也不放心,又喊了兩個傭人看著孩子們。

傭人們看著君君和衍寶一模一樣的臉,居然冇有驚訝。

想來是夜歸辰說過什麼,這樣也好,沐喬星可以放心了。

她走到遠處,躲在樹後麵,拿出手機,“沈言的手機怎麼會在你的手上?”

“你說呢?”

對麵男人陰冷一笑。

他把手機放到了被綁著的沈言耳邊,讓沐喬星可以聽到他的求救聲。

“嗚嗚……boss!”

“沈言?”沐喬星眉頭一皺。

沈言他們居然又被抓住了!

“你們太無恥了!”

男人不以為意。

“是你和夜歸辰把人從我這裡騙出去的,怎麼是我無恥?我把自己的東西拿回來,這叫做天經地義!”

把綁架說的義正言辭,沐喬星還冇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她緊緊的握住了手機,力氣大的幾乎要碾碎。

“他們是人,不是你口中的東西,趕快把人放了,這樣你還有回頭的餘地!”

怎麼說也是故交,即使他犯了錯,沐喬星也不希望對方走進死衚衕。

可是對方並不想領她這個情,甚至在聽到她的勸說後,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在我眼裡,絕大多數的人,連東西都比不上!”

沐喬星怔了一瞬。

她不明白,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會讓對方變成現在這個冷血無情的樣子。

她不由得想起當初,母親死後,自己被蘇恒厭惡虐待,是他幫了自己,所以纔會被蘇恒敢出門。

這麼說來,他會變成這樣,是不是她的過錯?

沐喬星咬著牙,深吸了一口氣,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吧!

“你想乾什麼?夜歸澤可是夜家的人,我想你應該也不想得罪夜家吧?”

她搬出了夜家,卻不想對方依舊不吃這一套。

“夜家又算得了什麼?他們就是再厲害,也還是人類,也需要生老病死,我怕他們做什麼?”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不是人?

沐喬星氣急,這人真是油鹽不吃,難道非得要等到死了,才能悔改自己的錯誤!

“把人放了,你想乾什麼,我們可以商量,我不希望做出讓自己後悔都來不及的事!”

對麵似乎遲疑了一秒,但也隻是一秒,沐喬星還冇有抓住機會,他就又惡狠狠的說道。

“他們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還讓夜家的人把我的基地毀了,你說我能放過他們嗎?”

事已至此,沐喬星深吸了一口氣,再開口時,語氣變成了無奈且充滿回憶。

“小瑾。”

對麵的男人一愣。

這是他的小名,也是他和沐喬星之間的稱呼。

小的時候,沐喬星嫌棄他的名字是外國人的名字不好記,他便告訴對方,母親給他取了一箇中文名。

“小瑾。”

可自從他被趕出蘇家,這個名字已經很久冇人叫過了。

事實上,他原本的名字也很久冇有人叫過,現在的人,都叫他“u”。

一個代號,而不是名字。

回想起當初,他也不禁動容。

“大小姐,你還是彆這樣叫我了。”

沐喬星也明白,他是不想回憶起過去的痛苦經曆,也就冇有再叫,而是向對方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對不起。”

男人一愣,握著手機的手都抖了一下。

沐喬星告訴他,“媽咪死後,我忽略了你,讓你被蘇……”

她不想提起那個男人的名字,那是個噁心的傷疤,提起來,隻會讓兩人都難受。

她頓了一下,隻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讓你被他趕出門,如果我當初勇敢些,把你留下來,你也不會走上犯罪的道路,現在還不晚,在冇有鬨出更大的事情前,我希望你能回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五年後,真千金她帶崽歸來,五年後,真千金她帶崽歸來最新章節,五年後,真千金她帶崽歸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