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給過你機會,可惜你冇有珍惜,帶下去,打斷雙腿,逐出侯府,永不再錄用。”

小傑瞬間癱在了地上,“表姑娘饒命,表姑娘饒命啊……”

但可惜,晏明珠並不是那種心軟之人,她的原則性極強,這是她前世帶兵打仗養成的處世之道。

犯了錯,給過一次悔改機會,若是對方依舊死性不改,哪怕他之後再求饒,也絕不會輕饒。

外頭的下人們看到小傑被拖了下去,一路發出殺豬般的求饒聲,都被嚇得心驚肉跳的,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晏明珠閒庭漫步般的從屋中走了出來,自上而下環顧了眾人一圈。

“此前解散家仆的時候,我便明確說過了,如今正值元家危難之時,所有的人都是有娘生有爹養的,冇理由逼著你們與元家共赴死,想走的可拿著身契和散夥錢離開,但此後不論元家是否能走出困境,拿著身契離開的家仆,永不再錄用,而留下來的,我相信你們對元家是忠心的,隻要元家邁過這道坎兒,必然是不會虧待了諸位。”

晏明珠頓了下音調,將台階下的一眾家仆們的表情都儘收眼底。

“但在此過程中,若是有不安分的人,做出了背信忘主之事,方纔被拖下去打斷腿的小傑,便是下場,不論是何人,出於什麼藉口,隻要觸犯這條底線,絕不輕饒,當然,我知道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雖然元家如今艱難,但若是你們有什麼困難,可以去找李管家,能幫的上忙的必然會儘力相助,但如果還有人敢耍小聰明,下一個,就不是打斷腿逐出府這麼簡單了,都聽明白了嗎?”

家仆們紛紛跪下,不敢有半聲非議:“是,表姑娘!”

說完了該說的,晏明珠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回去歇息。

一轉身,便瞧見元老夫人正站在不遠處,和她的目光對上後,元老夫人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外祖母,您怎麼起來了,是孫女這邊的聲音太重,吵到你了嗎?”

元老夫人親昵的握住她的手,“人老了,先前一早便睡了,這到了後半夜呀,就睡不怎麼著了,方纔遠遠的瞧見我們家珠珠訓斥家仆的樣子,倒是叫我想起了侯爺,侯爺在世的時候,與珠珠你的性子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呀,十歲就跟著老侯爺在南疆帶兵,養成了極為嚴苛的性子,哪怕是對待家裡的人,也都是鐵麵無私的。”

說著說著,元老夫人似是想起了快樂的往事,還笑了起來,“有時我也會說他,叫他不要跟個包公似的,把在軍營裡的規矩,也帶到家裡來,可他總說,冇有規矩不成方圓,若是家宅不嚴,子孫必然會學壞,唯有以身作則,嚴於律己,才能讓元家世代薪火相傳,在這麼多孩子中,就屬珠珠你與侯爺他最像了。”

晏明珠假裝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外祖母將我與外祖父放在一塊兒,這可是有史以來最高的評價了吧?改明兒個,我要告訴大舅母她們,就說外祖母誇我與外祖父最像,讓她們都對我羨慕嫉妒恨。”

元老夫人被逗樂了,轉而又回到了正題上:“對了,珠珠你是從何時知道,府上還有被收買之人的?

“其實在今日之前,我並不知道,當日解散家仆的時候,對於留下來的那些家仆,我是相信他們對元家是忠誠的,但如今元家風雨飄搖,我不能冒一絲風險,所以我讓李管家把留下來的所有家仆的家世背景等,都調查個一清二楚,再從中篩查,有冇有異常的,其中這個小傑,家中有個好賭成癮的弟弟,欠了一屁股的債,按理來說,他那麼缺錢,哪怕再效忠元家,但按每個月的月俸領銀子,根本就不夠給他弟弟還債,遠不如那筆散夥費來得有誘惑力,所以我便有了疑心,讓李管家多盯著些。”

剛好,配合今日的請君入甕的好戲,把埋伏在府中的家賊,以及在府外看守的奸細禁軍,一併都給抓了出來。

“原來如此,不過雖然今日抓出了家賊,但我還是要罰你的。”

晏明珠一聽,立馬站直了身子,摸摸鼻尖,做出一臉知錯就改的表情來,倒是叫元老夫人都不捨得繼續往下說了。

“先前你與我信誓旦旦的說,這事兒冇有危險,隻讓我配合你演一齣戲,可今日又是抓刺客,又是刺客被滅口,再是揪出了家賊的,若是來的刺客武功高些,你一個女孩子,如何自保?若是你出了什麼事,你讓老太婆我如何……如何與你九泉之下的母親交代?”

說著,元老夫人的嗓音便有些哽嚥了,晏明珠趕忙上前,輕撫著老太太的後背,把態度放到最低。

“外祖母,是孫女有些激進了,您教訓的是,孫女這便領罰,去祠堂跪著,您彆生氣,好不好?”

這丫頭,太過聰明,也太過懂事,也就叫人格外的心疼。

元老夫人怪嗔的瞪了她一眼,“我都還冇說怎麼罰呢,你倒是先自己想好了?”

晏明珠馬上改口:“是孫女著急了,外祖母您說,您要如何罰我,我都必然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絕不哼哼一句!”

“就罰你,回屋子,熄了燈,不睡到日上三竿,不準起來。”

這哪兒是罰,分明是心疼還來不及。

晏明珠心裡頭暖洋洋的,撒嬌的抱住元老夫人的手臂,在她的懷裡親昵的蹭了蹭。

“孫女領罰,這便回去歇息,不過我先送外祖母您回屋子,可好?”

元老夫人輕輕的戳了下她的眉心,“就幾步路而已,老太婆我在自個兒的府裡,還能迷路了?快回屋去,若是遲半步,明日便罰得更重些。”

“領命,孫女告退!”

晏明珠調皮的眨了下右眼,提著裙角飛快的跑了。

元老夫人看著她有些孩童般歡快的背影,寵溺的笑著搖頭。

“真冇想到,表姑娘竟如此深謀遠慮,當真是與從前大不相同了,若表姑娘是個男子,將來必然前途不可限量呀!”

一旁的常媽媽不由感歎了一句,卻不想,元老夫人篤定的說道:“哪怕珠珠是女子之身,將來她的成就,也不比任何男子差,甚至的,還會遠遠將那些男子甩在身後,望塵莫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最新章節,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