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顧葉悠是真冇想到,舒泊蘅竟然全都能看出來。

她都哀求他了,他卻還是當著大家的麵說了出來。

她要氣炸了。

怎麼和顏夏扯上關係的人,一個個都要針對她呢?

肯定是顏夏在背後,也和舒泊蘅說了她的不少壞話。

兩人可是師兄妹的關係。

她纔不信,顏夏和舒泊蘅是第一次見麵。

第一次見麵,舒泊蘅為什麼要幫著顏夏針對她?

顧葉悠就壓根,冇有往舒泊蘅不過是在說事實方麵去想。

她正在慌張,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就聽了顧葉灝這麼問。

這代表四哥還在願意相信她,也讓她鬆了口氣。

於是她滿眼吃驚和無辜的看著他。

“四哥,我真不知道會這樣。”

“我那個朋友,並冇有告訴我這些。”

“你看,這個手串我之前,也一直都戴在手上。”

“之前我全身疼,就是靠手串壓著的。”

“我也以為它很有用,所以才送給了你。”

“要是不好,我自己又怎麼可能天天戴著呢?”

顧葉灝聽著有道理。

他之前確實看到悠悠,一直戴著那個手串。

如果她知道反彈的問題,她乾嘛要自己戴那麼久。

他更像是找到了一個開脫的理由。

滿臉怒氣的問:“誰和你說的這些?等綜藝結束後,我們去找她算賬。”

“你肯定是被那人騙了。”

這話一出,大家都用一種,你是大冤種的目光看向他。

顧葉鈺一頭黑線,老四是被顧葉悠騙傻了吧。

竟然主動為顧葉悠開脫。

就是不願意相信,他自己被顧葉悠騙得團團轉的事實?

時曦衍也無語,“她有冇有被騙,不一定。”

“但你卻很想相信,她是被騙了。”

“你這麼自己騙自己,真的好嗎?”

顧葉灝本來就在找理由自我安慰。

聽到時曦衍的話,瞪了他一眼,“我樂意,關你什麼事?”

時曦衍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確實不管我的事,你要是樂意,你就繼續當大冤種吧。”

聽不得彆人說實話,繼續倒黴也是活該。

顏夏端起茶喝了一口,悠悠地道:“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狗渣四就是這樣的。

寧願自己騙自己,也不願意相信,他被寵愛了十幾年的妹妹騙和害。

當然,這也是他還不夠慘。

顧葉悠心塞的不行,看著顏夏道:“你不用挑撥我和四哥的關係。”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爽,哥哥們更寵愛我。”

“可四哥和我相處了十幾年,自然知道我不會害他的。”

“我也是被朋友騙了,否則根本不可能開玩笑,和他說要借運氣。”

“更不會看著他倒黴。”

她反擊的同時,也順便再洗白一下。

顏夏挑眉:“借運可不是,隻用開個玩笑說,你把運氣借給我,對方答應了,就能成的。”

“否則親人朋友之間,誰都可以這樣假裝開玩笑借運氣,豈不是亂套了?”

“你拿這個來洗白,你自己覺得,說得過去嗎?”

“我們這裡坐著的,可隻有一個傻子。”

顧葉灝:“……”

這麼說,還不如直接點他名算了。

他不由得問:“意思借運氣,還需要其他條件?”

那天,他真以為悠悠是開玩笑的。

當時,他也確實是發自內心覺得,就算是真的,借點運氣給寵愛的妹妹也冇什麼。

卻不知道,借出去了運氣,是要這麼倒黴的。

現在要讓他選擇,他肯定不會再說同意。

可聽顏夏的意思,借運氣並不是這麼簡單。

顏夏無語,“你覺得呢?”

“你和彆人藉藉運氣,看能不能生效,不就知道了。”

顧葉灝其實已經有點相信了,但心裡卻還是很難接受。

他看向顧葉鈺,“老五,把你的運氣,借我點?”

顧葉鈺:“……”特麼的,他就這麼像是冤大頭?

“四哥,我欠你的?”

這混蛋之前就搶了他的符,不但害得他倒黴了幾天,還讓他浪費了五百萬。

顧葉灝道:“顏夏不是說,冇有特定的條件,不會生效嗎?”

“我就想試試。”

他現在迫切的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被顧葉悠騙了。

見他這樣,顧葉鈺也猜出了他的想法。

他之前不也是一樣,不想將顧葉悠想的那麼白眼狼。

他看向顏夏,“可以試嗎?”

他真不敢輕易做這種事。

要是試了,他的氣運被老四借走怎麼辦?

所以得問顏夏。

顏夏的性子不像是顧葉悠,能行就行,不能她也不會騙人。

顏夏對他點點頭,“你和他之間冇有借運的條件,隨便試。”

她看向顧葉灝道:“你現在將手串取下來,然後走幾步。”

“完了之後,再像你弟弟借運氣。”

顧葉灝問:“為什麼要取下手串走幾步,再借運氣?”

顏夏瞪了他一眼,“廢話這麼多乾嘛,你不這樣,怎麼試?”

顧葉灝被顏夏瞪得委屈巴巴的道:“行吧,我照做。”

顧葉悠卻急了。

可不能讓四哥去試,否則她不是要暴露了。

但要怎麼阻止了?

就在顧葉灝伸手要去取手串時,顧葉悠突然有了主意。

她本來就急得臉有些白,又抬手要去扶額,然後準備站起來不小心“暈”過去。

誰知道,剛扶額,就聽到時曦衍道:“小仙女,你這動作,不會是想用裝暈,來阻止你四哥吧?”

他可是一直盯著這個小白花的。

不能讓對方破壞了夏夏的計劃。

顧葉悠:“……”

她第一次對時曦衍生出一種,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

更是想哭了,這狗逼老是盯著她乾嘛啊!

欺負人,也不是這麼欺負的。

也因此,想要裝暈的計劃失敗了。

她冇忍住,瞪了瞪時曦衍,“我纔沒有。”

接著紅了眼圈,委屈的低吼,“你乾嘛老是幫著顏夏欺負我,我怎麼惹你了?”

時曦衍一臉的無辜,“我就隨便說說,你這麼激動乾嘛?”

顏夏道:“這是又心虛了吧。”

她也看出來了,顧葉悠想要裝暈阻止。

時曦衍果然是鑒婊達人,這都能發現,很不錯。

顧葉悠咬了咬唇,“你們聯合起來孤立欺負我,我說不過你們。”

顏夏笑笑,“說不過,你就坐好等著看結果好了。”

意思很明顯,到底是不是他們聯合欺負她,還是她害了顧葉灝。

用事實來證明就行,可不是用嘴說的。

顧葉灝現在就很想試試。

因此他看著顧葉悠開口道:“悠悠,咱們身正不怕影子歪。”

“證明給他們看看,不用怕。”

顧葉悠:“……”你可快閉嘴吧。

(明天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顧顏重生小說免費閱讀,顧顏重生小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顧顏重生小說免費閱讀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