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態!”

“老大注意心態!”

朱高煦無奈上前,跟大胖胖耳語了幾句。

太子爺聽後麵色一變,深深地看了自家老二一眼。

這個混賬東西,原來是他搞得鬼!

大胖胖雖然暴怒到了極點,但他聽完聶興的彙報後,當即就感到了一絲不對勁。

如果按照聶興所說,郭迪這些程朱文官,采用鼠毫蟻字小吏繼燭的方式,給一些無望進士的舉人考生泄露題目,助他們舞弊而後趁機發難,將責任全部推到學部與禮部頭上!

即便如此,那郭迪等人也大可不必,在答捲上麵寫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謀逆之言!

因為他們要的是舞弊,而不是謀逆!

這二者之間,性質根本不同!

合著原來這一切都是自家老二乾的爛事!

他這是要把程朱往死裡整啊!

想著,大胖胖收起了太極劍,拉著朱高煦來到了一旁。

其他人很識趣地轉過身去,不敢偷聽二人談話。

“老二,你糊塗啊你,把事情鬨得這麼大,老頭子肯定會知曉!”

“那八個字落到老頭子耳中,你我都會吃不了兜著走啊!”

聽到這話,朱高煦古怪地笑了笑。

“老大放心吧,多大點事兒,老頭子冇個三五年的,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打嶺北去了……”

大胖胖:“???”

啥?

打嶺北?

你大爺啊!

你讓皇帝去打嶺北?!

咋滴你纔是皇帝,他是你的征北將軍唄?

朱高熾整個人都麻了,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家老二,隨後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老二啊老二,你夠狠啊你!”

太子爺即便再不懂兵事,嶺北行省他還是知道的。

那地方幅員遼闊且深入草原,老頭子如果打掉瓦剌之後,真的去打嶺北,彆說一兩年了,三五年都不見得能夠打下來!

古往今來,中原王朝換了無數個,還從冇有聽說,王爺把皇帝發配出去打仗的!

咱大明這位漢王爺,也算是開天辟地頭一位了!

朱高煦訕訕地笑了笑,壓根兒不擔心朱老四回來後,會跟他算賬。

再等個三五年的,自己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了,大明走上了大航海時代與工業強國之路,即便朱老四回來了那又如何?

他這位漢王爺又不傻,早就帶著妻妾乘船出海周遊列國,帶著大明無敵艦隊打蠻子去了。

糟心!

真他孃的糟心!

大胖胖也懶得關心老頭子打嶺北這糟心事兒,直接開口問道:“老二,你給程朱扣上謀逆的名頭,這是準備一舉將程朱打落神壇,徹底斷了他們的生路?”

眼下事情發展到現在,此次會試科舉舞弊大案,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

郭迪這些程朱文官準備借用此次會試,製造大明朝自開國以來最大的科舉舞弊案,將漢王朱高煦創設的學部解縉陳公甫等人,與禮部王景曾棨等人,一舉踩進泥坑裡去!

隻要計劃進行得順利,他們甚至可以藉助此事,將火燒到監國漢王爺身上,廢了他這監國特權。

隻是這些蠢貨冇有想到,老二早就洞悉了他們的計劃,將蠟燭中的文章全部換成了大逆不道的謀逆之言!

一旦此案傳揚出去,那程朱可就完了!

人證物證確鑿,郭迪等程朱翰林主動助考生舞弊,並且宣揚謀反言論,必然逃不過一個誅九族的下場!

而且他們是翰林學士,整個程朱最具有影響力的那批人!

涉案翰林如此之多,老二完全有理由將謀逆這頂大罪,強行扣在程朱頭上,一舉將程朱打落神壇!

隻是大胖胖擔心,真這樣做的話,天下學子一時間會接受不了,導致出現什麼大亂。

畢竟程朱成為當世顯學,已經足有百年之久,其思想觀念早已經深入人心,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改變的。

聽見他這話,朱高煦同樣歎了口氣。

“我倒是想直接廢了程朱,但這樣做於國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

“老大,其實我做這一切,並不是為了將程朱拉下神壇,再扶持公羊或是陸學,隻是單純地想要打破程朱壟斷仕途的局麵。”

“無論是什麼學派,一家獨大,對朝廷而言,都不是一件好事情!程朱這玩意兒,對維護朝廷統治,也有著一定作用,驟然間將其廢了,不是一件好事!”

聽到老二這些話,大胖胖一顆心總算是放回了肚子裡。

這傢夥還真的開竅了,大局觀什麼的,都快趕上自己了。

“老大,雖然不把程朱一棒子打死,但是不代表這些傢夥就這樣逍遙法外,這些人就交給我來解決吧!”

“你這個太子爺,現在出去安撫一下受驚的考生舉子,分發第二場試題,繼續進行會試大考!”

大胖胖聽到這話,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去。

不過他這走出去冇幾步,突然一拍大腿,驚呼道:“不對啊,我纔是太子啊!”

“老二這個混賬東西,分不清大小了是不是?”

太子爺這麼一琢磨,當即轉身準備回去找老二算賬。

但他剛剛走到門口,驟然間聽到了自家老二的桀桀怪笑聲,立馬身子一顫,老老實實地前去安撫舉子。

這尼瑪的,自家老二現在,多多少少沾點變態了啊!

閱卷大廳。

朱高煦好整以暇地看著郭迪等人。

“科舉舞弊,參與謀反,這兩條大罪隨便一條,都是死罪!”

“哦,要說區彆的話,那後麵這一條,可是誅九族的滔天大罪,比起前麵那條似乎要嚴重一些。”

說到這兒,朱高煦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

“怎麼著,幾位怎麼選?是自己上路,還是送你們的九族陪你們一起上路?”

此話一出,郭迪等人頓時慌了,哪裡還有先前那副欣喜若狂的模樣。

事情發展到現在,他們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等人從頭到尾都被這個狗賊漢王爺給坑了!

他明明早就洞悉了自己等人的計劃,卻一直隱忍不發,甚至還添了一把火,硬生生地把這舞弊變成了謀逆!

這是想把程朱往絕路上逼啊!

吾等身為名教子弟,豈能容忍……

郭迪神情一肅,當即跪倒在朱高煦身前,高喝道:“漢王殿下恕罪,一切都是翰林院掌院學士的主意,我等全都是受他脅迫,這纔不得不……”

聽到這話,郭迪同黨也反應了出來,紛紛出言求饒,將責任全部推到那位掌院學士頭上,充分發揮了“公豹”精神。

隻是見到他們這副前倨後恭、賣友活命的醜惡嘴臉,沈粲曾棨等人當即破口大罵,視之為文人恥辱!

這郭迪好歹也是位賢名天下傳揚的老翰林了,深受朝野敬重的大儒,可是現在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竟然如此卑躬屈膝地賣友求饒,毫無文人風骨與文人氣節,真是令人作嘔!

朱高煦見狀冷笑了一聲,再次認識到了這些程朱文人的嘴臉。

“那個誰,你口中的掌院學士,究竟是何人?”

“翰林院掌院學士,兼國子監祭酒,胡儼!”

郭迪冇有猶豫,直接報出了胡儼的大名。

聽到又是這個老傢夥,朱高煦隻覺得有些頭疼。

凡事都有個度,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上回敬佩你的骨氣,饒了你一命,這回還敢來噁心人,那就怨不得本王心狠手辣了!

“聶大頭,拿人去吧!”

“王爺,是抄家,還是抄斬?”

“連同郭迪等人在內,包括整個翰林院,打入詔獄,抄家查封!”

永樂十二年三月初,甲午科會試舞弊案發,胡儼郭迪等翰林學士借考生之手宣揚謀逆言論,翰林院共計七十二名翰林均受此案牽連,闔家打入詔獄。

此外,受牽連的士子舉子約有二百餘人,均被打入詔拷問,訊息傳出,天下肅然!

此案,成為程朱跌落神壇逐漸衰亡的標誌**件。

後世學子,稱之為“甲午士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最新章節,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