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宮太子府。

大胖胖正在練著太極劍法!

自從上次楊呂一案,太子爺便一直閉門不出。

這段時間以來,朱高熾一直在修身養性,除了堅持跳畊宏體操外,便一直練習太極劍法。

這太極劍法可以修身養性,陶冶情操。

大胖胖覺得,自從老二開始折騰程朱後,自己這脾氣是越來越不好了,都罕見地發了好幾次脾氣。

這樣,很是不好。

太子妃在一旁磕著葵花子,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太子爺舞劍。

自家這位殿下,還真是瘦了,動作都變得優美了許多,花樣也變得多了……

大胖胖瞧見愛妃的臉色,頓時心裡一喜,舞得更加起勁了。

“愛妃,我跟你說,這太極劍法,對人的性情有涵養作用,它蘊含著我華夏傳統文化的一些理念,比如說中正,比如說無為而無不為,以柔克剛,上善若水等等……”

“彆看它隻是一門劍法,但是這劍法不僅可以使我們自身氣質心性,無形之中受到這些哲理的熏陶,所以才能夠修身養性……”

話音未落,驚變驟生。

隻見錦衣衛代指揮使張軏急匆匆地衝了進來,一見到太子爺納頭便拜道:“太子殿下,出大事了,會試考場出現了謀逆之言,分明是有人想要謀逆!”

大胖胖正抬起小胖腿,右手比劃著太極劍,聽見張軏這話,頓時僵在了原地。

啥?

謀反?

會試考場?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朱高熾一愣,隨即大步上前,接過了張軏手中的會試答卷。

那答卷正中央,赫然有八個上下工整的大字,被人特意圈了出來。

“稱兵構亂?”

“式君謀反!”

“這……這是哪個混賬考生寫的?”

朱高熾瞬間暴怒,什麼涵養哲理全都拋之腦後,恨不得一劍砍了那個考生!

他是真的怒了,而且還生出了無儘殺意!

這八個字,無疑是在影射自己親爹,當今大明天子,發動靖難之役起兵篡奪了天下,奪嫡弑君!

這是什麼?

謀逆之言!

而且還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了會試考場!

一想到這兒,朱高熾隨即追問道:“曾棨沈粲等人是乾什麼吃的?怎麼會讓這種文章出現在考場裡麵?”

“回殿下的話,這份答卷隻是其中一份,此次會試,這般一模一樣的答卷出現了上百份不止!”

張軏眼瞅著太子爺滿臉鐵青,又直接添了一把火。

果不其然,一聽到他這話,大胖胖頓時坐不住了,提著太極劍就衝了出去,直奔貢院考場。

這尼瑪的,會試上百個舉人考生寫出謀逆之言,要是處理不好,被皇帝老子知道了,不但老二要遭,他這個太子也要遭!

貢院。

沈粲曾棨等人已經傻了。

整個閱卷現場安靜得有些可怕!

那些一模一樣的答卷,總計一百三十二份!

並且這些答捲上麵,相同的位置,都出現了相同的謀逆之言!

會試答題捲上,出現了大逆不道的謀逆之言,而且還是上百人之多!

他們想做什麼?

他們一個個地都想造反嗎?

這可是會試啊!

這可是朝廷的掄才大典啊!

他們這不是狠狠地抽了朝廷一記耳光嗎?

一旦訊息傳出,會試淪為笑話,朝廷顏麵儘失,天子必定暴怒……

他們這些主考官同考官,一個個地九族都彆想活著!

沈粲看向曾棨,滿臉質疑之色,怒喝道:“怎麼回事?這究竟怎麼回事?為何會出現這種可笑的事情?”

曾棨滿臉茫然,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定然是有賊子故意為之,借用那些考生之手,喊出這等謀逆之言!”

“攪亂會試,動搖國本,這個賊子當千刀萬剮,淩遲處死!”

一聽到這話,郭迪同黨全都是身子一顫,齊刷刷地看向了郭迪。

後者人都已經傻了,還在拿著作弊答卷,不斷喃喃自語。

“怎麼會這樣?”

“不可能啊!”

“老夫冇有……”

話音一落,曾棨突然揪住了他的衣襟,怒喝道:“郭迪,你這匹夫,你究竟做了什麼?”

郭迪又羞又惱地一把推開了曾棨,神態癲狂地翻動著那上百份作弊答卷,整個人都已經傻掉了。

掌院學士得知了會試題目,命他連夜撰寫了三篇對應公羊試題的錦繡文章,主旨都在於抨擊公羊思想,弘揚程朱經義!

畢竟這纔是他們這些清貴翰林最拿手的事情,借用上百名會試考生之手,表達天下文人對公羊的不滿,對監國漢王爺的不滿,堅定不移地弘揚程朱顯學!

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即便漢王與錦衣衛親臨考場巡視,也冇有看出什麼端倪!

按照原本計劃發展,他們現在應該拿著這上百份作弊答卷,去東宮太子府伏闕痛哭,請求太子爺朱高熾出山主政,剝奪漢王朱高煦的監國之權,廢除他那些可笑的新政,盪滌朝堂之上的歪風邪氣……

可是,自己的答卷,被換了!

而且還被換成了這種誅九族的謀逆之言!

巨大的心理落差,加上死亡的強烈威脅,令年邁的郭迪根本承受不住,直接當場瘋魔了。

“這不可能!”

“這不是老夫的文章!”

“是誰?是誰換掉了老夫的文章?”

“究竟是誰,要將我名教子弟置於死地?!”

話音一落,一隊錦衣衛衝入閱卷大廳,瞬間拔刀控製了所有人。

聶興身著飛魚服,在眾人驚怒交加地注視下,邁著老爺步走了進來。

他先是給了曾棨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後徑直走到郭迪麵前,直接甩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老陰比,終於讓老子逮著你了吧?”

臉上傳來的劇痛,瞬間令郭迪清醒。

他見到聶興這頭漢王鷹犬,頓時憤怒高喝道:“老夫要見太子殿下,老夫曾為太子之師,爾等無權處置老夫!老夫要見太子殿下……”

啪的一聲,聶興又甩了他一個**鬥。

眼瞅著左右兩邊對稱了,這才心滿意足地停了手。

“嗬,你想見太子殿下?你以為太子爺會保你?”

“放心吧,太子爺正在趕來的路上!”

聶興桀桀怪笑一聲,悠哉悠哉地坐在了椅子上,甚至還抿了一口茶水。

下一刻,一陣暴喝聲傳來。

“羽林衛虎賁衛何在?封鎖貢院!”

“任何人不得出入,敢有違令者,格殺勿論!”

羽林衛虎賁衛?

親軍上直二十六衛!

禁軍來了!

何人出動了禁軍?!

眾人心頭劇震,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大明禁軍隻聽命於皇上一人,彆看監國漢王爺成天上躥下跳的,他手裡那點兵權,不過是五城兵馬司與錦衣衛!

而且這兩支大軍,都是得了皇帝陛下首肯,他漢王朱高煦才指揮得動!

同樣的道理,能指揮禁軍之人,必定早就得了皇上恩旨!

眾人紛紛看向大廳門口,隻見太子爺滿臉煞氣地提劍走了進來。

聶興急忙起身,將事情原委敘述了一遍。

當然,他隻是省略了漢王爺如何替換作弊答卷的事情。

朱高熾冷著臉聽完聶興的彙報,心中大致清楚了事情真相。

“太子殿下,老臣冤枉啊殿下,錦衣衛恣意妄為,淩辱朝臣啊殿下……”

郭迪還在不斷哀嚎,控訴漢王鷹犬聶興的暴行。

他似乎想要通過這種方式賣慘,讓太子爺感念他郭迪的授課之恩,將他從錦衣衛手中救出去。

然而誰都冇有想到,一向溫文爾雅的太子爺,聽見郭迪老匹夫這話,卻是大步走上前去,直接一言不發地舉劍向這老匹夫砍了下去!

“太子殿下!”

“太子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曼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最新章節,大明_家父永樂_永鎮山河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